多赢财富网

时间:2020-01-18 15:03来源:财经资讯
针对高企的杠杆率,中国的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了从宏观审慎到微观审慎的一系列措施。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企业债务:宏观与行业风险分析”研讨会上,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

针对高企的杠杆率,中国的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了从宏观审慎到微观审慎的一系列措施。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企业债务:宏观与行业风险分析”研讨会上,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指出,中国的监管标准已经相当高、监管力度也很大,接下来需要警惕过度监管带来的风险,不要在去杠杆过程中引发更快速的去杠杆。 “中国企业债务:宏观与行业风险分析”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该会议由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院和第一财经研究院联合主办。 中国企业的债务过高问题已经引起全球的关注。在上述研讨会上,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研究办公室(AMRO)近日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企业债务风险的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非金融部门的债务水平和发达经济体相当,但超过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企业债务是国际上的最高水平,越来越多的企业债务通过发行企业债券和影子银行借贷实现。尤其是工业类国有企业,其杠杆率极高,但盈利能力和债务偿还能力远低于非国有企业。 根据BIS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的全部债务占GDP的比重为269%,高于235%的平均水平。其中,企业债务占全部债务的65%。 IMF近日发布2017年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Article IV)也再次警示中国债务水平上升的风险。IMF估计,中国家庭、企业和政府的债务将从去年的相当于GDP的242%,到2022年升至近300%。 AMRO经济学家许和易(Chaipat Poonpatpibul)在论坛上表示,不断攀升的企业债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而中国企业债的攀升与中国经济发展的所处阶段密切相关,例如中国以投资为驱动的增长模式、高储蓄率及相对滞后的股权融资等特点。 经过对各个行业企业的金融风险进行研究,AMRO报告中指出,基建、矿产、交通、建筑等行业的债务增长与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并不成正比,相反,一些新经济领域,例如服务业、互联网行业则用较少的债务创造了更大体量的经济增长。 许和易认为,若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企业就会不断扩大投资,债务率居高不下;但若保持低增长和低利率,企业债问题仍无法被解决。 “我们认为中国需要一些改革,通过改革来提高资本的利用率,提高公司的盈利率,也可以增强公司本身的股权融资能力。”他说。 在前不久结束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央提出要坚定“去杠杆”政策不动摇,尤其是对国企加强去杠杆。 曹远征认为,杠杆率高低不是问题的实质,关键问题是杠杆是否可持续,即企业有无复兴能力和盈利能力。 “单纯的杠杆升高和降低意义不大,若企业可盈利则企业可付息,杠杆即可稳住,否则杠杆垮掉则会有更大的问题出现。”在他看来,如何管理企业的债务问题,是下一步要考虑的核心问题。 “过去的经验是通过破产重组梳理资产负债表让企业可持续发展,但这个经验有些'疼',探索是否有更加温和的解决方法是接下来研究的重点。”曹远征指出。 对于业内普遍比较关心的基建行业和钢铁行业,曹远征认为,基建行业是不可持续的,原因并不在于其回报率高低的问题,而在于该行业最核心的问题--债务期限非常短,因此对于基建行业来说,债务期限的延长是最重要的;而关于钢铁行业,曹远征表示,要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来看。由于钢材价格的大幅上涨,所以钢铁行业自去年开始已大为改观,负债率大幅下降,目前钢铁企业的债务情况好转,对银行的还本付息能力大幅提高,情况并不像从前大家普遍认为的那样差了。 而关于目前中国的监管状况,曹远征表示,中国的监管标准已经相当高了,监管力度也很大,但带来的问题就是监管的风险。如何在实际监管的执行中将经济周期问题更好的考虑进去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最大的风险是若一个新周期并未到来但却加速退出了原来的周期,这会带来更大的金融风险,所以不要在去杠杆的中间导致更快速的去杠杆。”他说。

8月21日至9月1日期间,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对中国进行了年度国别磋商。磋商报告指出,中国经济在2017年上半年增长快于预期,短期内经济面临的风险有所缓解,这主要得益于外部需求的改善、企业盈利状况的提升、私人投资的反弹以及在去产能和去杠杆方面有效的政策措施。 磋商团先后走访了成都、重庆及北京的政府、金融机构、企业及研究机构,就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及结构改革等重点问题与中国方面进行了深入讨论。AMRO主任常军红博士和首席经济学家Khor Hoe Ee(许和意)博士参加了本次年度磋商。AMRO的Chaipat Poonpatpibul博士担任磋商团长。  Poonpatpibul博士表示:“中国经济在2017年上半年增长6.9%,我们预计2017年下半年增长6.7%,2017年全年增长6.8%。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基本上仍能保持较为强劲的增长态势,增长率为6.5%。私人消费、服务业(包括互联网经济)和基建投资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力量。另一方面,中国经济也会受到以下因素影响:金融和企业部门去杠杆带来的冲击、房地产市场的放缓、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和节奏的不确定性、贸易摩擦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  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将温和增长,AMRO预计2017年CPI增幅将保持在1.7%左右。生产者价格指数的涨幅最近已经放缓,在下半年可能会延续这种态势。  报告指出,随着经济动能的提升以及金融和房地产行业风险的缓解,中国经济在短期内出现硬着陆的概率低。由于政府推进了相关措施,去产能正在按计划进行。房地产调控措施已经导致一、二线城市房价涨幅回落。 贸易摩擦压力总体上较年初有所缓和,但仍然是一个需要密切监测的风险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可能会对中国出口产生影响,但对整体经济而言,AMRO认为影响十分有限。  另外,随着经济形势的改善,短期内资本外流的风险已经缓解。然而,仍需密切关注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快于预期或国内经济增长下行风险对资本外流的影响。  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进一步的进展。在经济企稳的大环境下,当局应大力加快结构调整,特别是要继续努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所涉及的各方面工作,包括遵循市场化原则运行、加强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提高预算硬约束、加快帮助企业转移承担的社会职能、继续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  在采矿、钢铁和房地产等行业,企业债务和脆弱性相对较高。虽然这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危机,但这些行业可能会出现债务困难,进而影响市场情绪。因此,有必要采取有效且针对性的措施来化解这些薄弱行业的风险。  目前,积极的财政政策应更侧重于供应侧改革。AMRO表示支持当局大规模减税降费、简化增值税制结构、加强债务管理以及激发企业活力的政策措施。提高财政支出效率和投资回报率至关重要。支持进一步采取措施来坚决遏制各类地方违规违法举债。  AMRO磋商团表示,支持当局在加强金融机构表外业务监管方面的工作。在金融监管方面,应继续关注不同金融机构及不同市场之间的传染性风险,并继续采取措施加强监管机构之间的政策协调。  另外,AMRO磋商团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以及偏紧的金融监管措施是适宜的。在近期内这有利于维持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遏制金融风险。AMRO建议中国应继续实施积极的流动性管理并适时进行微调,以确保在去杠杆过程中避免市场波动过大造成的负面冲击。

编辑:财经资讯 本文来源:多赢财富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