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小企融资难点,多赢财富网

时间:2020-02-09 17:57来源:财经资讯
近期,受宏观经济基本面及消费增速下行等因素影响,中小企业发展遇到一些困境,这其中既有旧问题也有新隐患。因中小企业对于中国经济乃至社会民生影响甚大,如何解决当前困境

近期,受宏观经济基本面及消费增速下行等因素影响,中小企业发展遇到一些困境,这其中既有旧问题也有新隐患。因中小企业对于中国经济乃至社会民生影响甚大,如何解决当前困境就显得十分迫切。 8月20日,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明确要充分认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重要性,抓紧解决当前中小企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在21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就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有效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答记者问。 中小企业的重要性可以用“五六七八九”来概括,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90%以上的企业数量,足见其对中国经济乃至国计民生的重要性。不过,当下中小企业景气度似乎不及预期,如国家统计局月初发布数据显示,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2.4%;中型企业PMI为49.9%,小型企业PMI为49.3%,双双处于荣枯线以下,由于PMI指数具有先导作用,各界担心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中小企业的表现会出现一定程度下滑。 欲解决当前困境,无疑需要从中小企业面临的问题入手,除了市场需求等涉及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因素外,税负与融资是目前中小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过去几年,政府一直力推减税降费,过去5年累计减轻市场主体负担超过3万亿元,日前国家发改委表示今年将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预计全年降成本1.1万亿以上。不过如此规模的减负,受益者主要是财务等十分规范的大型企业,中小企业由于税收征管加强的对冲,减负感受不甚明显,这从今年前七个月全国税收收入增长14%,远高于GDP增幅可见一斑。 因此,未来减税降负应该更加倾向于中小企业。诸如扩大小微企业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的范围,提升年纳税所得额上限;对享受暂免征收增值税优惠政策的小微企业,将目前月销售额3万元适当提高;以及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清理对中小企业的收费,提高财税政策支持精准度,确保已出台政策落地见效等。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老问题。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近期公布的数据亦显示7月份新增贷款超预期,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下行,不过中小企业融资难依旧。问题出在传导机制上,比如此前资金宁愿在金融系统“空转”也不愿贷给企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大企业信贷需求“来者不拒”,对中小企业却“置若罔闻”。 改变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信贷的“歧视”,需要从疏通传导机制和营造公平的市场主体竞争环境两方面着力。银监会日前发文要求银行不盲目抽贷断贷,适当提高企业中长期贷款比例,同时规范银行贷款行为,要求不得协商约定或强制设定条款进行贷款返存等;而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则强调,要对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对大中小企业平等对待。 此外,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以新三板、地方股权交易市场拓宽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也有助于更好地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 总之,当前中小企业遭遇困境,既有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共性原因,也有融资难、负担重等特有的因素。要尽快解决当前中小企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重点应从当前急需破解的融资和税负方面发力。

人民网北京1月7日电 1月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十四次会议,研究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部署相关工作。这是继上月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以来,数次相关主题重要会议之后,国家层面再度聚焦中小企业发展。

会议要求,尽快研究出台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举措,并提出要围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要继续完善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等“四个要”,切实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委此次会议再次凸显了中央对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高度重视,预期近期会有相关实质性的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落地。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制造业PMI为50.2%,与前值持平。在企业规模方面,大、中型企业PMI分别为50.6%、51.4%,均位于临界点之上,而小型企业PMI为47.2%,仍位于临界点之下。

可以看出,当前我国逆周期调控效果持续显现,经济企稳态势不断稳固。但中小企业经营压力依然存在,持续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切实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为重要。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当前我国经济三期叠加的特征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量多面广的中小企业是促进经济增长、增加社会就业、提高财政收入、改善民生福祉的主力军。国务院高层密集研究这一问题,意味着在稳增长的过程中,中小企业被赋予重要使命,寄予厚望。

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告诉记者,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世界性难题。在经济下行背景下,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往往更加突出。金融委此次会议凸显了对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高度重视,预期近期会有实质性的政策措施落地。

针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会议要求尽快研究出台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举措。“要围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综合运用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实行差异化监管安排,完善考核评价机制,对金融机构履行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主体责任形成有效激励。”

温彬认为,根据会议要求,央行可能通过普遍降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通过定向降准、TMLF等提升金融服务的精准度,对中小企业贷款增速、占比提出量化要求。同时,LPR形成机制改革将继续深化,进一步推动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他还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加的形势下,中小企业信用状况有所恶化,亟需加快建立实施健全尽职免责考核和容错纠错机制,解除银行的后顾之忧。温彬认为,下一步,金融机构考核评价、现场检查中或将纳入中小企业融资的数量、价格、期限等内容。

会议还强调,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促进提高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能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在我国,中小银行与民营和小微企业“门当户对”,有着天然的相容性。因此,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要进一步优化银行机构体系,在推动大型银行下沉服务重心的同时,大力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等中小银行。

“同时,在对接民营和小微企业续贷需求的同时,还应从政策支持、服务模式、激励机制等方面采取措施,有效破解中小企业‘首贷难’问题。”董希淼指出。

此外,会议强调要继续完善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加快涉企信用信息平台建设,拓宽优质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切实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面临的实际问题。

“目前,民营和小微企业普遍存在缺数据、缺征信、缺担保等‘三缺’现象。”董希淼告诉记者,为此,应进一步建立健全企业、银行、政府各方责任共当和损失分担机制,如不断完善政府主导的融资担保体系尤其是民营和小微企业信贷担保体系,建立民营和小微企业风险补偿基金,减少民营和小微企业“三缺”对融资的影响。

温彬指出,差异化的货币信贷政策、监管政策、考核激励政策、资本补充政策等,有望为服务中小企业的金融机构营造一个“愿贷、敢贷、能贷”的良好政策环境,从而从根本上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稳增长和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充分激发中小企业活力。

编辑:财经资讯 本文来源:直击中小企融资难点,多赢财富网

关键词: